部落格公告:

2007 紐約授權展 台灣館 成功展出 可愛的漢堡妹 敦厚的布布熊 以及有趣的高熊市 受到參觀者大大的歡迎 並有多家廠商與代理商 對授權感到興趣進行洽談。

請喜歡網路小說的朋友 加入會員 一起討論交流吧

上一篇: 重生之锦书难托 : 天天疯 - 重生|古代|言情
下一篇: 这是最新的一篇日志
好書推薦 訂閱所有好書推薦的日誌

厚黑學:  李宗吾


厚黑學 自序

我於民國元年,曾寫一文曰《厚黑學》,此後陸陸續續寫了些文字,十六年匯刻一冊,名曰《宗吾臆談》,中有一文,曰《解決社會問題之我見》。十七年擴大之為一單行本,曰《社會問題之商榷》。近年復有些新感想,乃將歷年所作文字,拆散之,連同新感想,用隨筆體裁,融合寫之,名曰《厚黑叢話》。自民國二十四年八月一日起,每日寫一二段,在成都《華西日報》發表,以約有二萬字為一卷,每兩卷印一單行本,現已寫滿六卷。我本是閑著無事,隨意寫來消遣,究竟寫若干長,寫至何時止,我也無一定計劃,如心中高興,就長期寫去,如不高興,隨時都可終止。惟文辭過於散漫,閱者未免生厭,而一般人所最喜歡者,是聽我講厚黑學,因將二十三年北平所印《厚黑學》單行本,略有點竄,重行付印,用供眾覽。


許多人勸我把《宗吾臆談》和《社會問題之商榷》重印,我覺得二書有許多地方,應該補充,叫我一一修改,又覺麻煩,因於叢話中,信筆寫去,讀者只讀叢話,即無須再讀二書,因二書的說法和應該補充之點,業已融化叢話中了。


十六年刊《宗吾臆談》,李君澄波,周君雁翔,曾作有序。十七年刊《社會問題之商榷》,吳君毓江,郝君德,姚君勤如,楊君仔耘,均作有序。一並刊列卷首,聊作《厚黑叢話提要》,俾讀者知道叢話內容之大概,茍無暇晷,即無須再讀叢話。


《宗吾臆談》和《社會問題之商榷》,業已各檢二本,寄存四川圖書館,因憶自非家中尚有數本,撮取來一並郵寄南京、北平及其他圖書館存儲,借表現在所寫《厚黑叢話》與昔年思想仍屬一貫也。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四月十二日李宗吾於成都。

 

厚黑學 緒論

我讀中國歷史,發現了許多罅漏,覺得一部二十四史的成敗興衰和史臣的論斷,是完全相反的;律以聖賢所說的道理,也不符合。我很為詫異,心想古來成功的人,必定有特別的秘訣,出於史臣聖賢之外。我要尋它這個秘訣,苦求不得,後來偶然推想三國時候的人物,不覺恍然大悟,古人成功的秘訣,不過是臉厚心黑罷了。


由此推尋下去,一部二十四史的興衰成敗,這四個字確可以包括無遺;我於是乎作一種詼諧的文字,題名《厚黑學》,分為三卷:上卷厚黑學,中卷厚黑經,下卷厚黑傳習錄。民國元年三月,在成都《公論日報》上披露出來。那個時候,這種議論,要算頂新奇了,讀者嘩然。中卷還未登完,我受了朋友的勸告就停止了。不料從此以後,“厚黑學”三字,竟洋溢乎四川,成為普通的名詞;我到了一個地方,就有人請講《厚黑學》,我就原原本本的從頭細述。聽者無不點頭領會,每每嘆息道:“我某事的失敗,就是不講厚黑學的緣故。”又有人說:“某人聲威赫赫,就是由於《厚黑學》研究得好。”有時遇了不相識的人,彼此問了姓名,他就用一種很驚異的聲調問我:“你是不是發明厚黑學的李某?”抑或旁人代為介紹道:“他就是發明厚黑學的李宗吾。”更可笑者:學生做國文的時候,竟有用這個名詞的,其傳播的普遍,也就可以想見了。


我當初本是一種遊戲的文字,不料會發生這種影響,我自己也十分詫異,心想這種議論,能受眾人的歡迎,一定與心理學有關系。我於是繼續研究下去,才知道厚黑學是淵源於性惡說,與王陽明的“致良知”淵源於性善說,其價格是相等的。古人說:“仁義是天性中固有之物。”我說:“厚黑是天性中固有之物。”陽明說:“見父自然知孝,見兄自然知弟。”說得頭頭是道,確鑿不移。我說:“小兒見了母親口中的糕餅,自然會取來放在自己口中,在母親懷中吃東西的時候,見他哥哥來了,自然會用手推他打他。”也說得頭頭是道,確鑿不移。陽明講學,受一般人歡迎,所以《厚黑學》也受一般人歡迎。


有孟子的性善說,就有荀子的性惡說與之對抗,有王陽明的“致知良”三字,這“厚黑學”三字,也可與之對抗;究竟人性是怎樣做起的,我很想把他研究出來,尋些宋、元、明、清講學的書來看,見他所說的道理,大都是支離穿鑿,迂曲難通,令人煩悶欲死。我於是乎把這些書拋開,用研究物理學的方法來研究心理學,才知道心理學與力學是相通的。我們研究人性,不能斷定他是善是惡,猶之研究水火之性質,不能斷定他是善是惡一樣。


孟子的性善說,荀子的性惡說,俱是一偏之見,我所講的《厚黑學》,自然是更偏了,其偏的程度,恰與王陽明“致知良”之說相等;讀者如果不明了這個道理,認真厚黑起來,是要終歸失敗的,讀者能把我著的《心理與力學》看一下,就自然明白了。但是我們雖不想實行厚黑,也須提防人在我們名下施行厚黑,所以他們的法術,我們不能不知道。





[本日志由 FindSome 于 2016-08-29 09:14 AM 更新]
文章來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厚黑學
評論: 7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285
FindSome[2016-08-29 09:28 AM | | Mail To:findsome@mail.imagery.com.tw | 61.216.112.211 | del | 回复回复]
7#
6. 厚黑學 結論

說了一大堆的話,在這收頭結大瓜的時候,不妨告訴讀者一點秘訣:厚黑的施用,定要糊一層仁義道德,不能把它赤裸裸的表現出來。王莽的失敗,就是由於露出了厚黑的原故。如果終身不露,恐怕王莽至今還在孔廟裏吃冷豬肉。韓非子說:“陰用其言而顯棄其身。”這個法子,也是定要的。即如我著這本《厚黑學》,你們應當秘藏枕中,不可放在桌上。假如有人問你:“你認識李宗吾嗎?”你就要做一種很莊嚴的面孔說:“這個人壞極了,他是講厚黑學的,我認他不得。”口雖這樣說,但,心裏應當供一個“大成至聖先師李宗吾之位。”你們能夠這樣做去,生前的事業,一定驚天動地,死後一定入孔廟吃冷豬肉無疑。所以我每聽見人罵我,我非常高興,說道:“吾道大行矣。”

還有一點,我前面說:“厚黑上面,要糊上一層仁義道德。”這是指遇著道學先生而言。假如遇著講性學的朋友,你同他講仁義道德,豈非自討沒趣?這個時候,應當糊上“戀愛神聖”四個字。若遇著了講馬克思的朋友,就糊上“階級鬥爭,勞工專政”八個字,難道他不喊你是同志嗎?總之,面子上應當糊以甚麽東西,是在學者因時因地,神而明之,而裏子的厚黑二字,則萬變不離其宗。有志斯學者,細細體會!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