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公告:

2007 紐約授權展 台灣館 成功展出 可愛的漢堡妹 敦厚的布布熊 以及有趣的高熊市 受到參觀者大大的歡迎 並有多家廠商與代理商 對授權感到興趣進行洽談。

請喜歡網路小說的朋友 加入會員 一起討論交流吧

重生之锦书难托 : 天天疯 - 重生|古代|言情


重生之锦书难托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成语翻译:言而无信。——白话翻译:说话就跟放屁一样!世人都道白素锦不是一般的好命,退过婚的商户女嫁与抚西大将军,山鸡一朝变凤凰! 可惜世人看不穿,抚西大将军府就是个虚名在外的空壳子,穷的哟!况且,这个皇亲大将军的名声貌似也不咋地!不过,看在他敢用金书铁券下聘的份上,嫁了!于是,这是个考古学女博士穿越成平民女土豪,与皇家穷亲王互相抱大腿的故事!

 

第1章神墓

    直到拖着行李箱走在夜色深沉的街道上,白素锦才猛然发现,要割断和陆扬之间的关系,实际操作起来,竟是只需要收拾行李的十五分钟而已。

    男人总自以为是地认为他们的隐藏技术天衣无缝,事实上,不过是爱他的女人还愿意陪着演戏而已。

    陆扬向来是个爱玩的,两人分分合合折腾到了第十三个年头,白素锦自以为早已将迁就和容忍修炼成习惯,但在半个小时前提前结束出差任务推开家门就看到陆扬和关宁在客厅激战的场景时,不得不承认:自己这辈子都没法修炼成龟!

    防火防盗防闺蜜,真特么至理名言!

    这个钢筋水泥筑就的不夜城里,漫无目的地游走于往来人群中,白素锦的眼前仿佛电影一般回放刚刚过去的半个小时。

    同过去的十二年相比,这是个很短的时间段,信息量也不算大,情绪却莫名复杂。愤怒、痛恨、恶心、挫败、失望、心痛,除此之外,似乎还有那么一丝解脱,就像一件总是挂在心尖上让人惴惴不安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似的,尽管这是个不好的结果,但却又在意料之中


子不语[恐怖之书]。

    不,还是有一点意料之外的,那就是关宁。

    “哥,是我。关宁和陆扬搞到一起了,她现在主演的那个电影是你投资的吧,你给导演打个电话,要么换人,要么撤资,随他选。”

    路过街边花园的长椅,白素锦停下来坐下,掏出手机无视那十几通未接来电,直接拨通了表哥的电话。

    “恩,我在市里,不用来接我,我想单独休息一下,放心,我还是有心理准备的,你和陆扬正在协商的那个项目也算了吧,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才特殊关照,现在没必要了,总不能平白让外人占便宜。哦,对了,下次他找你,你勉为其难见上一面,告诉他咱们的关系,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呢。好,我等你电话,现在就去找酒店了,待会儿再说,挂了。”

    宽容和退让的适用范围仅限于自己人,一旦撕破脸断了关系,白素锦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忍气吞声、以德报怨的字眼,就算是以直报怨也没门!

    真爱吗?

    回想刚才那两个人在自己面前惺惺相惜、情比金坚的模样,白素锦不自觉冷哼出声,微微弯起的嘴角挂满嘲讽和轻蔑。

    一个基于事业上短暂成功滋生出的自信而肆意放纵的男人,和一个骨子里爱慕虚荣游走于“名利场”中的女人,白素锦倒是想看看,在挫折和现实面前,他们口中的“真爱”到底会走到什么地步。

    距离街边公园不远就有一家不错的酒店,白素锦拖着行李箱刚穿到街对面,电话就响了起来,一看来显,是霍教授。接听键一按下,老头标志性的大嗓门就从话筒里穿透过来,声音居然微微颤抖。

    “臭丫头,赶紧飞过来,赶紧的!二号墓有突破性发现,是黄肠题凑!”

    耳边的声音因为激动和兴奋而微微颤抖,连带着白素锦握着电话的手也跟着微抖,没等老头话音落定,白素锦干脆利落地诶了一声,立马挂电话订飞机票,直飞祖国西南十万大山方向。

    牵动全国的大地震灾害后,随着灾后重建工作的持续深入展开,由于地表变化而出现的意外发现陆续显现,其中最引起人们关注的,就是神鼎山神秘古墓的发现。

    神鼎山位于西南地区莽莽群山边缘,距磨溪村一千五百米左右,海拔仅有三百余米,山体植被并不茂盛,山顶原有一处浅浅的湖泊,地震后,湖泊干涸,当地村民垦荒,不料竟刨出了一个战马陪葬坑,村支书得到消息后立马就上报给县政府,县政府也丝毫不敢怠慢,当即联系了市博物馆。

    霍教授接到川中文物考古研究所顾所长的求助电话时,正带着白素锦参与内蒙一个高等级战国贵族墓葬群的发掘工作,连续野外作业已经将近两个半月的时间,正式进入收尾阶段,身心俱疲,可一听完顾所长的电话,老头子简直原地满血复活,当即表示会以最快的速度亲赴墓葬现场。

    还算老头子残存一丝仁师性情,特准白素锦完成手头工作后先回京休整两天,顺便把内蒙之行的报告整理出来。没成想,休整变成了修理。

    匆匆打电话和表哥知会了一声,白素锦就直奔机场,幸而一个半小时后就有航班飞往目的地,将航班班次和抵达时间短信给霍教授后,白素锦关掉手机,坐在安静而空旷的候机室里,此时的她断然想不到,此次赴川将给她的命运带来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日志由 FindSome 于 2016-08-08 01:45 PM 更新]
文章來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評論: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220
booker[2016-08-08 01:48 PM | | | 61.216.112.211 | del | 回复回复]
地板
第4章夺舍

    没错,白家三姑娘,白素锦。

    此白素锦,非真正的白家三姑娘,也非真正的考古女博士,而是二合一融合版。

    临西府巨富之家长房唯一嫡女的*,承载着来自另一个世界从事考古工作的女博士灵魂。

    最初那三天冷热交替折磨、两个独立灵魂的记忆强制揉合的时间里,白素锦简直度日如年,不能动,不能说,不能听,意识却空前清醒,却又完全不受控制地在汲取同名却独属于另一个人的庞大记忆,连带着记忆读取时衍生的情绪波动。

    那些时刻,白素锦是恐慌的,极度害怕陷入这种感觉没死,却生不如死的状态。

    幸而,一个十六岁的姑娘,人生经历再坎坷,记忆也是有限的。三天后的午夜,脑海中连续不断播放的“影片”在一辆青蓬马车陡然翻下桥落入水中、只闻水声未见激起的水花后,戛然而止。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只剩下极致的累。

    白素锦博士虽长在红旗下,汲取无产阶级无神论的养分长大,但无奈从事行业特殊,工作环境总在海平面以下,老话说夜路走多了还能碰上鬼,何况是总从事地下工作的情况。所以,直到昏睡过去再度失去意识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还在困龙山的主墓室发掘现场,还在那几块被拆开的乌木棺材板中间,之所以脑海中会强行侵入另一个人的记忆,应该是和那些出现在乌木板上的红色图案有关,或许,那是一种玄妙的封存禁/术,碰到某种契机就会被激活,比如人的血。

    无论如何,白素锦觉得这应该算是亲身体会了一把灵异事件,再睁眼就过去了。

    事实上,等白素锦博士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事儿的确是过去了,但是自己的魂儿却没过去!

    灵肉分家......夺舍重生......穿越时空......

    当这些出现在热门小说网站里的设定和关键词统统发生在自己身上时,白素锦博士的心路历程简直可以写成三十万字的心理分析报告。

    而这个报告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我觉得我的无神论信仰遭受了空前巨大的打击,这可能是我没经过墓主人同意就擅自挖人家坟的报应


老婆,不要丢掉我。

    当然,不管你内心如何纠结震撼,心路历程如何崎岖颠簸,最后,在现实的五指山面前,你都只能乖乖躺平认命被压。

    耗费十几年的时间没在陆扬身上修炼成龟,发掘个墓葬的功夫就体验了一把夺舍这种修炼大咖才具备的金手指,白素锦博士认命的同时也偷偷实验了一把,结果悲催的发现,除了占用白三姑娘的壳子,再无什么金手指银手指的踪迹。

    而且,醒来后,据寸步不离守在床边哭得直打嗝的那个叫清晓的小丫环科普,自己现在身处的是大历皇朝,元启三年。另,这是个地地道道的三界五行之内的凡人社会,还是个阶级分明的封建社会!更重要的是,这个封建社会自己完全没听过!

    于是,先知技能完全没戏。

    三天挣扎在生死线,又三天躺在床上挺尸自暴自弃,又又三天缅怀了一下自己的肉身,又又又三天系统整理了一下重组后白素锦面临的状况,又又又又三天做最后一次逃避,和自己彼端世界的亲人们告别,终于,第十六天,白家三姑娘她又站起来了!

    想想现在的日子也挺不错的,虽然等着处理的人和事儿不少,但高床软枕一觉到天明,吃穿用度无一不精致,再也不用窝简易帐篷,钻地洞,清淤泥,刨遍墓葬每一个角落就为找到能证明墓主人身份的一块铭文或一枚小小印章......

    呃,不能想了,想多无用。

    把心头涌上来的那几丝酸苦用一口软糯的带着淡淡蛋白香味的燕窝咽下去,从今天开始,要像在彼端世界那样,即使没有父母的呵护也能自己茁壮成长!

    “姑娘,老奴在灶上还温着一盅鸡丝粥呢,我给您端上来?”负责厨房的赵妈妈看白素锦一口气吃光了整盅的燕窝,心里高兴着呢,这人啊,好好吃饭才能病好得快。想到前些日子姑娘躺在床上病恹恹的样子,赵妈妈忍不住扯着帕子抹眼角。

    大房所在的院子叫清晖院,白大爷掌管家业,大太太嫁进门就管家,为了出入方便,所以就选了这个西侧靠近二门的院子。院里如今伺候在白素锦近前的,三个妈妈四个丫环,三个妈妈都是大太太从许家带来的陪嫁,所嫁的都是陪嫁庄子、铺子上的管事,四个丫环,清晓和清秋是赵妈妈的闺女,雨眠是夏妈妈的闺女,素尺是宋妈妈的闺女,这都是大太太留给三姑娘最可靠的家生子帮手,不说能护得整个清晖院滴水不漏,起码姑娘屋子里的风声是绝对传不出去的。这回出事,白三姑娘是从广蚨祥直接出去的,行色匆匆,还把随身伺候的清晓给打发回府,幸亏当日赶车的车夫是个老手,马受惊脱缰的时候闪跳及时,还高喊了一声让三姑娘双手抱头护住脑袋跳车,随后又跳下水把她救了起来。

    所有人都认为是车夫救了三姑娘,其实三姑娘的香魂早已断了,不过,白素锦还是要好好感谢那个叫曾二的车夫,如果没有他,这个身体若是真被困在马车里沉进水,怕是自己的魂儿过来了也无所依存。

    白素锦醒来后,对外称事发当日的事情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看诊大夫的诊断很给力:脑补受重创的后遗症,没傻就不错了,其他随缘吧。

    于是,这次受伤就被认定为意外事故,纯属白三姑娘倒霉。

    白素锦身边伺候的几个人都是有眼色的,自然是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不多问半句,只是服侍起来更加谨慎用心,尤其是清晓,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其余时间几乎就长在白素锦身边了。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丫头,估计这回是吓惨了。

    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身体已经大好,加之想通了接受现实后心情也跟着豁达,白素锦发现自己胃口特别好,而且,赵妈妈的厨艺太棒,于是,不知不觉就把一整盅的鸡丝粥吃掉了大半,不得不在屋子里来回徘徊消食

[综]每一章的三观都在刷新。

    “姑娘,杨妈妈来了。”门外传来夏妈妈的声音。

    杨妈妈是福林院近身伺候老太太的老人儿,白素锦对她不陌生,卧床小半个月里,白家主子们一个没见着,各院打发过来的下人倒是见过几个,顶数这个杨妈妈印象深刻,不因旁的,态度太嘚瑟。

    “让她候着,我换身衣裳。”白素锦向来最讨厌这种拎不清自己身份的人。

    三姑娘的不好相与在白府人尽皆知,杨妈妈仗着老太太的关系敢给清晖院几个妈妈丫环脸色看,却也不敢明着做出僭越主子的事儿,所以得了夏妈妈的回复后,就只能站在花厅门口的台阶下候着。足足等了近一刻钟,才看到三姑娘带着俩小丫环不紧不慢往花厅这边踱过来。

    当年白大爷迎娶大太太之前,仿着江南的亭台楼榭,费了不少心思重修清晖院,还在院中修建了一道内隔离墙,墙头用琉璃瓦起顶,墙上镂空雕刻花窗,隔离墙两面各栽种了青竹,将清晖院分成内外两处,中间仅有一处花厅相通,将居住的内院妥帖地掩映在最里面。

    花厅两侧是抄手游廊,供人前后院穿行,正中是一堂两室的屋子,静思堂做客厅用,东侧的茶室用来待客,右侧是书房。

    白素锦脚步没有一丝停顿径直越过候在阶下的人进了静思堂,在堂内正位坐好后,抬手接过雨眠递上来的茶盏,轻呷了一口茶。

    三姑娘脸冷,杨妈妈是知道的,但却从来没这么给自己下脸色过,想到刚刚看过来的那双清冷幽深的眼睛,杨妈妈竟不由自主后脊梁冒凉风,当即绷紧了神经,连行礼也比往次端正了几分。

    “三姑娘,苏家大少爷来了,说是想商量一下两家的婚事,正在前院等着。”

    嗬,来的还真是时候。

    “祖母的意思,是让我一起去见苏大少?”

    杨妈妈顿了一下,垂首回道:“老太太的意思是,大太太临终前曾留下遗嘱,及笄后,您的婚事由自己做主,所以......您自己见苏大少爷就行。”

    终身大事由子女自己做主,在这个社会里听来是多么离经叛道的事,可白家大太太在临终前却执意立下这样的遗嘱,白素锦怎么会不理解她的用心,这是她是对自己女儿的信任,也是最后能给予的保护。对于一个年幼失怙、旁无兄弟却又身家不薄的姑娘来说,在族亲不靠谱的状况下,婚姻这种决定人一生幸福的大事,握在自己手里总比被别人鱼肉强。

    将杨妈妈急匆匆离去的背影看在眼里,白素锦冷笑,不过是些欺软怕硬的怂蛋。

    苏家是临西府巨富,被称为“小四象”之首,产业涉足盐、粮、布匹等,无一不规模大,根基深,苏白两家的婚事,是苏家大爷还在世时同白大爷定下的,如今两人都已过世数年。白大太太过世后,白素锦为母亲守孝三年,孝期结束前半个月及笄,苏家本打算出孝期正好着手办两家的婚事,没想到,一出孝期白三姑娘就出了事,险些丧命,好不容易熬过来,就提出要退婚。

    苏平苏大少爷坐在棣棠轩的团刻紫檀椅上,回想起几日前胞弟苏/荣的话,眉宇间的郁色愈发浓重。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