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公告:

2007 紐約授權展 台灣館 成功展出 可愛的漢堡妹 敦厚的布布熊 以及有趣的高熊市 受到參觀者大大的歡迎 並有多家廠商與代理商 對授權感到興趣進行洽談。

請喜歡網路小說的朋友 加入會員 一起討論交流吧

弃妇的极致重生 : 萨琳娜|穿越|古代|言情


棄婦的極致重生

简介: 上辈子,她是携带空间的穿越女,身披耀眼的猪脚光环;
她甩掉渣男,寻找真爱,利用神奇的空间和对历史的预知帮真爱封王拜相,一时风光无限。

 

楔子 死跑龙套的

京城慈恩寺

    盛夏时分,蝉鸣?G?G。

    庄严的寺庙里,幽静的小径旁,浓郁的树荫下,飘散着隐隐的佛音和淡淡的檀香,让置身其间的人们,心神格外的宁静,丝毫感受不到夏日的闷热和烦躁。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被这宁静悠远的气息感染,此刻,一棵茂盛的大树下,正有一个狼狈的身影,一边低声咒骂着什么,一边再一次试图爬上那树梢。

    “该死的,这树怎么那么难爬?都是那个老妖道干得好事,如果不是他用诡计击碎了我的空间玉镯,我怎么会——”

    那身影往掌心吐了两口涂抹,双掌合十用力搓了搓,然后死死的把住那两人抱的树干,穿着白棉线袜的脚小心的踩在树干最下方,四肢并用,一点儿一点儿往上爬着。

    忽然,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惊得那身影身子一僵,随即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激发了身体内在的潜能,噌噌的往上爬着,一口气爬到了最顶端的一个树杈。

    艳丽的裙摆刚刚掩藏在枝叶间,一旁小径的拐角转过来两个身着绯色和淡蓝色襦裙的女子,那两个女子身后还跟着七八个丫鬟仆妇,一行人缓缓朝另一侧的院落走去。

    “哎,表嫂,咱这个方法行吗?这慈恩寺是李夫人萧氏阿南的静心之所,虽说这萧氏被李国公爷所弃,但她毕竟出自兰陵萧氏,萧家的那位宋国公爷还是她的嫡亲祖父,长乐长公主更是她的生母……她出身如此高贵,咱们若是惊扰了她,岂不是得罪了贵人?”

    淡蓝衣女子年纪并不大,最多不过十三四岁,是个尚未嫁人的小姑娘。此刻,她走在慈恩寺的前院,心里是又激动又紧张。

    “嘁,阿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呵呵,这萧氏阿南虽说是兰陵萧氏的女儿,但她早年行为不检、个性乖张,早在她同崔家八郎君和离的时候,便被萧家逐出了家门,长公主更是扬言,她没有这般不孝的女儿。萧家?呵,萧家才不会管萧南的事儿呢。”绯衣女子比蓝衣女子年长四五岁,乌鸦鸦的长发完成妇人髻,眉间点着明艳的梅花妆,衬得她圆润的脸庞更加白皙明媚。

    她轻轻拍了拍表妹的手,笑吟吟的说道:“人都说萧氏阿南是个极聪慧的女子,以一介女流之身辅佐夫君出仕、为官,最后得封国公,她也被陛下封为一品齐国夫人。”

    “齐国夫人?一品呀?好厉害的女子。”蓝衣女子澄澈的大眼里满是艳羡,语气间也不自禁的流露出莫名的向往。出家从夫,女子最大的荣耀不就是能身穿诰命服,手里握着朝廷赏赐的汤沐邑嘛,这李夫人,才不过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走到了官眷的顶点,简直太厉害了。

    “哎呀,你听我说完呀。”绯衣女子被表妹打断了说话,面露不虞,她稍稍用力拍了那蓝衣女子的手臂,见她吐着小粉舌做求饶状,这才笑着继续说道:“别人说她聪明,我却说她是个蠢物。”

    绯衣女子说到这里的时候,正巧走到那棵大树下,两人许是一路上山走得有些累了,见那大树边有个石桌和四个石凳,便让下人在桌椅上都盖了干净的素绢,坐在石凳上休息


完全占有。

    “蠢物?表嫂,你为何这么说?那萧氏阿南到底做了什么蠢事?”

    蓝衣女子好奇的问道。

    一旁的大树上,狼狈的抱着树枝的女子也竖起耳朵听着。只是,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哼,别的不说,单说她为了些琐事得罪了娘家,最后更是傻傻的将娘家抛开,由此可以看出她不是个聪明的人。阿云,表嫂给你说,咱们女人呀,要想嫁人后过得好,必须有三个依仗:第一,自然是娘家的支持;第二,是婆婆的喜爱;第三,则是恪守规矩妇道。”

    蓝衣女子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勇敢的问出心底的疑惑,“那、那夫、夫君呢?”如果不得夫君的喜爱,岂不是很凄惨?

    她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平时看得那些传奇、听得那些故事里,无一不是才子配佳人、小姐嫁状元的美好爱情,在小姑娘的心里,自然也渴望自己能跟未来的夫君琴瑟和鸣、白头偕老。

    如今猛然听到表嫂的这番言论,她不禁有些疑惑,难道那些传奇话本里的故事都是假的?

    “夫君呀~~”绯衣女子眼中闪过一抹怅然,眼角的余光扫了眼束手站在一旁伺候的丫鬟,拿着帕子的手禁不住收紧,她心底冷笑两声,淡淡的说道:“有夫君的喜欢和怜爱自是最好,但、但绝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夫君的喜爱上。”

    说到这里,绯衣女子又想起婆婆的话,她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下‘表妹’青春美丽的面容,心念一动,苦口婆心的劝道:“阿云,咱们以前是好姐妹,现在又是亲戚,说起来都是自己人,我才会给你说这些话……女人呀,绝不能相信男人的爱情。当他喜欢你的时候,你的缺点也是优点,当他厌恶你的时候,你的优点却成了缺点……如果将一辈子的幸福放在夫君身上,那么就会落得萧氏阿南的下场。”

    “萧氏、萧氏的下场?她、她不是挺好吗?有才气、有名声还有诰封,已经达到了女人一辈子荣耀的极致了呀。”

    “但是她没有孩子。”绯衣女子撇了撇嘴角,毫不掩饰她对萧南的鄙夷,“还有,咱们今天来慈恩寺是干什么来着?还不是为了登上大雁塔顶楼,去看李国公爷与新夫人在曲江举行的婚礼?萧南哪里过得好?哼,她都被自己的丈夫扫地出门、放逐到寺院当弃妇了……我给你说,她呀,这辈子算是完了。”

    绯衣女子见表妹还是一脸茫然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戳了戳她光洁的额头,恨恨的说:“哎,真是个笨丫头,连这种道理都想不通,像你这般单纯的性子,若是嫁到大家族里,肯定被后宅的那些女人算计得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我来给你说,今儿李国公爷娶了新妇,虽说是个贵妾,但国公爷的三个儿子全都是那个妾生的,他日国公爷去了,继承爵位的便是那个妾的儿子,在国公府当主母甚至日后荣升老夫人的也定是那个妾。

    而萧南呢,她空顶着一个齐国夫人的名号,一辈子却被困在这寂寥的寺院里当活寡妇,等国公爷西去,新国公爷承爵,她又没有儿女傍身,又没有娘家帮她出头,日后还能有她的好日子?哼,照我看呀,没准儿以后国公爷为了给儿子一个嫡出的身份,还会让这位李夫人‘病逝’,然后将妾扶正呢。一个堂堂萧氏贵女,出身士族大家的千金,长乐长公主的掌珠,最后却落得连个祭拜她的人都没有的下场,难道这还叫好?”

    蓝衣女子被家里保护得好,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内宅*,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话,顿时被吓得小脸煞白。尤其是表嫂说‘病逝’的时候,表嫂精致的面容上闪过一抹阴鸷,那森森的寒意,让小白兔一样单纯的她更是惊得心怦怦乱跳

肉文女配真可怕。

    不过,多年来受的教育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抹平的,蓝衣女子想起自家和乐的日子,小声的反驳道:“嫡庶有别,大唐律更是规定不得纳婢为妻,李国公爷应该不会自毁名声吧?”贵妾也是妾,也是奴婢,按照大唐律法,纳婢为妻是要判刑的。

    “还有一句话叫宠妾灭妻。”绯衣女子许是想到了自己的遭遇,咬着牙狠狠说道,“再说了,只要男人的心在那贱婢身上,律法又算得了什么,俗话不是说‘法不外乎人情’嘛,到时候一个恩旨,贱婢也能摇身一变成诰命。哎呀,好了,不说这些了,时辰也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去大雁塔吧,待会儿误了吉时,就看不到封三娘的当场献艺了。”

    说着,绯衣女子拉起蓝衣女子的手,两人加快了脚步,朝西侧院走去。

    一旁大树上,那女子早已泪流满面,她的心更是疼得像针扎一般,整个人虚弱的匍匐在树枝上,消瘦的身躯蜷缩成一团。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欢快的曲乐从远处传来,女子抬起头,拿袖子擦去脸上的泪,牙齿死死的咬着下唇,顺着那乐曲声望去。只见距离慈恩寺不远的曲江畔,鲜花着锦、衣香鬓影,江水边搭着巨大的台子,台子上轻歌曼舞、喜乐声声,好一派热闹的景象。

    看到自己丈夫和其他女人的盛大婚礼,女子不禁想起当年她嫁给他的简陋仪式。

    当时他说什么来着,哦,对了,他说乔木呀,现在我功未成名未就,只能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等他日我事业有成之后,我一定在芙蓉园里为你重新举办一次盛典,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萧氏阿南,嫁了一个怎样英伟不凡的夫君。

    呵呵,好一个英伟不凡的夫君呀,当年为了这个美得像童话的誓言,她不惜与娘家决裂,拿出所有的嫁妆给他铺路,利用自己穿越女的先知优势帮他出谋划策,甚至不怕暴露秘密频频使用空间利器……现如今,他功也成了、名也就了,也最终得到皇家园林芙蓉园了,也在芙蓉园里举办盛典了,结果女主角却不是她。

    一直以来,她总以为自己是这个朝代的传奇,是整个故事的主角,没想到,辛苦了十多年,她的人生竟是世人嘴里的大笑话,而她更是别人爱情故事里的龙套。

    滑天下之大稽呀,她,携带空间的穿越女,理应是光芒万丈的猪脚,哪成想却是一个死跑龙套的。

    就在她哭得肝肠寸断的时候,脖子后面忽然一阵寒栗,她猛地回过头,却看到一个曾经熟悉的面孔。只是这面孔全然没有过去的恭敬,而是充满了杀气。

    “为什么?”她直觉胸口一痛,那人手里的剑已经狠狠的扎进自己的躯体。

    “对不起,夫人,我也不想杀你,但家主有令,我不得不从……要怪,就怪你太‘贤惠’了……”

    意识渐渐模糊,她断断续续的听到那人说着。

    贤惠?贤惠也错了?

    她惨然一笑,身子一歪,从树枝上摔落下去,身子直直的往下坠去,唯有一双怎么都不肯瞑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恍惚间,她看到自己挂在脖子上的一个小红布袋漂浮了起来,里面放着的玉镯碎片发出灼灼的亮光……





[本日志由 FindSome 于 2016-08-03 11:52 AM 更新]
文章來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評論: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182
booker[2016-08-03 12:02 AM | | | 61.216.112.211 | del | 回复回复]
板凳
第002章 暂过第一关

    玉簪和玉竹对视一眼,悄悄的交换了下眼神,接着便由处事最为稳妥的玉簪开口道:“县主?您既是不舒服,不如让奴婢去将八郎君寻来?”

    好容易,萧南才忍住心底的激动,开始考虑起下一步的计划。

    忽听到玉簪的声音,萧南心里一凛,当下便明白了这是两个丫头对她起了戒心,不动声色的做着试探。

    意识到这一点,萧南不禁想起前世,上一世她也是在这一天穿来,那时的她经过短暂的惊诧后,很快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想方设法的为自己的异常找借口,当时玉簪和玉竹也信了她的话。

    但事后很多年,萧南才知道那时的她多么的天真,殊不知早在她支支吾吾的说出‘头疼的厉害’、‘不记得以前的事’的时候,两个机灵的丫头便察觉出了异样,心底更是对她产生了些许怀疑——撞到头的人或许会失忆、会记不得某些事,但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不会发生太大的变换。

    可怜她根本没有察觉,心底还在为自己成功过关而沾沾自喜,她哪里知道她身边的这些丫头,并不是她想当然中的‘没见识的古人’,而是在十几个出色侍女中,被层层选拔出来的佼佼者,随后更是接受过宫里嬷嬷们的精心调教,个个都是极为聪慧、极为能干的女子。

    别人不说,单说她眼前的玉簪和玉竹就绝不是简单的小丫头:玉簪温柔心细,熟知上流社会的礼仪规矩,进退有度、言行得体,是个公关能手;玉竹爽利泼辣,敢说敢做,偏她的言行举止又合乎规矩、遵守礼法,更得到公主府的几位管事妈妈的倾力相授,是个管家能手。

    而另两位不在卧室的大丫鬟玉兰和玉莲,也都不是泛泛之辈,一个善女红,一个善药理,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可以说,有这四个丫鬟在,萧南什么都不用做,只消将权力分派给她们,那么她的生活就会非常舒服。

    只可惜,这具身体的本尊没有体味到母亲的良苦用心,根本没有意识到四个大丫鬟的价值和作用,宁肯相信一些别有用心的小人,也没有重用这几个大丫鬟;

    而前世的她,也因自个儿的身份多少有些心虚,担心被人看出破绽,便顺着本尊的意思,继续疏远她们,最后更是找了些由头,一一把她们打发了出去


徒夸,孤本绝华。

    其实也算不上打发,毕竟那时她已经很萧家近乎决裂,那些陪嫁来的丫鬟仆妇们根本不想跟着她,绝大多数都留在了萧家。

    除了些死物和襄城县主的封号,萧南几乎是一个人离开了萧家。

    回忆起这些,萧南不由得想起前世她遇刺前听到的那段谈话,‘……咱们女人呀,要想嫁人后过得好,必须有三个依仗:第一,自然是娘家的支持;第二,是婆婆的喜爱;第三,则是恪守规矩妇道……’。

    经过上一世的惨痛教训,萧南不得不承认,那女子的话确实有道理。可笑她自诩两世为人,自以为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到头来竟不如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人想得透彻。

    是呀,一个女子,尤其是和离的女子,没了娘家的扶持,连性命都保不住呢。

    脑海里再一次闪过那寒光凌冽的长剑,萧南不自禁的咬了咬下唇,心中不断的提醒自己,千万不要重复上辈子的悲剧,同样的错绝对不能犯第二回。

    下定决心,萧南整理了脑中的记忆,仔细回想了下本尊的神态和语气,又找寻了一番前世的记忆,她不悦的轻哼一声,沉声斥责道:“我撞伤了头,脑子有些不清楚,难道你也撞头了不成?刚才我不是让玉兰去请八郎了吗?怎么?她还没回来?”

    玉簪听到熟悉的斥责声,暗暗松了一口气,忙躬身认错道:“县主教训的事,奴婢真是忙昏头了,竟忘了玉兰早已出去了,求县主恕罪。”

    萧南不耐烦的摆摆手,故意露出沾了血滴的手指,道:“好了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恕什么罪。对了,这会儿我头疼得厉害,萱草呢,快些让她来给我瞧瞧!”

    玉竹垂首站在一旁,但眼角的余光一直悄悄打量着萧南。

    不是她做奴婢的放肆,实在是不防不行呀,前些日子,魏王府里的一个孺人(也就是妾啦)也是撞了头,结果醒来后仿佛换了一个人,整天胡说八道、行事也疯疯癫癫,张嘴闭嘴的说什么‘太子怎么没瘸腿’‘晋阳公主怎么还没死’之类极为大逆不道的话。

    还是皇后见多识广,听说了那人的事情后,便说她可能被‘脏东西’附了身,吩咐魏王找个法力高深的道士给她做法,将那妖孽拿了去。

    ‘处理’了魏王的孺人后,皇后更是吩咐下来,日后一定要多加留意,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及时向她汇报,断不可让那些孤魂野鬼谋害了皇子、公主们去。

    长乐公主担心县主,特意叫了苏妈妈回去,好生交代了一番,又从法门寺里请了灵符镇在县主的寝室,唯恐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被‘脏东西’害了去。

    偏刚才县主醒来的时候,眼神特别奇怪,说话的神态和语气也跟往日不同,她跟玉簪自然起了戒心,生怕那位孺人的事也发生在自家主子身上,不得不冒着僭越的危险,悄悄试探着县主。

    “县主?您手上的血?!”

    玉簪就在萧南近前,她一眼就看到了嫩白手指上的殷红,顿时吃了一惊,连声问道,“您是不是还有其他地方受了伤?哎呀,这个死萱草,她到底是怎么给您诊治的,竟然连这都没有发现?”

    萧南表现得很疑惑,将那只手拿到眼前,看到那抹血迹后,也吓得脸色大变,惊呼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我的伤势无碍吗?怎么还有流血的伤口……哎呦,怎么回事……玉簪,玉竹,我、我的肚子好痛,好像有东西流出来了,苏妈妈去给阿娘送信了,那秦妈妈呢,还有玉莲,让她来给我诊治,不不,叫太医,快叫太医,快呀……”

    萧南用力掀起身上的丝被,双手抱着腹部,哀声叫了起来

(重生未来)星际之上。原本她只是做戏,但不知怎的,竟想到了前世因这次意外流产后,她再也不能生育,不知被多少人明里、暗里的嘲笑,脑海里更是浮现出那个贱人挺着大肚子在她眼前炫耀的场景,耳边更是回荡着慈恩寺中那女子的嘲笑——“她没有孩子”。

    “她没有孩子”这句话就像是魔咒,重重的敲打在她的耳边,悲愤、怨毒、悔恨……过去的种种情绪顿时涌上心头,萧南也不自禁的哀伤起来,眼底一酸,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玉簪被萧南这又哀叫又痛哭的模样吓了一跳,不过她毕竟受过严格的训练,从小更是听宫斗、宅斗故事长大的,见到县主这番表现,又联想到今天种种不正常的情况,以及萱草给县主喂药时闪闪躲躲的心虚样,立刻便猜到了什么。

    她脸色变得铁青,声音却还是异常柔和,缓缓的安抚萧南,“县主不要急,有奴婢们在,绝不会让您有事。”

    萧南虚弱的抬起头,满脸泪痕,目光中带着惊慌、祈求,道:“玉簪,一切就交给你了,我、我——”说着,萧南整个人猛地朝一边倒了下去,再次陷入了昏迷中,而随着她倒下的动作,恰好露出她沾着血迹的裙子。

    “县主!”

    玉簪和玉竹扑了上去,忙接住萧南的后仰的身子,小心的扶她躺好。

    看着那点点血迹,玉簪的脸阴沉得可以拧出水来,冷声吩咐道:“玉竹,把玉莲叫来,让她好好给县主诊断一番。另外,你把红花、红蕉、红萼她们都叫来,第一个先将萱草那个贱婢捆起来丢到柴房里,第二个让她们抄好家伙,守在县主的门前,没有县主的吩咐,不准任何人进来,包括八郎君。”

    玉竹也猜到了什么,听到玉簪的分派后,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而玉簪则叫来秦妈妈,俯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就见秦妈妈担心的看了眼床上的县主,重重的点点头,“放心,我虽上了岁数,但也能喊上几嗓子。你只管守着县主,其他的,就看咱们的。”

    说着,老人家风风火火的朝外院跑去。

    发出一连串的指令后,玉簪又来到榻前,给萧南盖好薄被,静静守着她,心里则暗暗发狠:哼,木槿、萱草你们等着,县主若是没事还则罢了,倘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且看咱们怎么收拾你们!

    萧南闭着眼睛,早就将玉簪的话听在耳里,她心里大定,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过了关,并且也为接下来的某些事做好了铺垫。

    至于接下来要出场的木槿和崔幼伯,萧南并不担心,反而有些期待……

    PS:嘿嘿,谢谢澄果亲的评价票、PK票,谢谢亲们的推荐和收藏,新书还比较瘦,某萨继续求推荐、求收藏、求长评……各种求,O(n_n)O谢谢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