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公告:

2007 紐約授權展 台灣館 成功展出 可愛的漢堡妹 敦厚的布布熊 以及有趣的高熊市 受到參觀者大大的歡迎 並有多家廠商與代理商 對授權感到興趣進行洽談。

請喜歡網路小說的朋友 加入會員 一起討論交流吧

容华似瑾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重生|古代|言情


容华似瑾

简介: 容颜尽毁,重病缠身。
三十岁的许瑾瑜躺在阴暗低矮的屋子里等死。

 

第一章 醒来

许瑾瑜睁开眼。

    眼角干涩无力,眼前有些模糊。

    许瑾瑜很快察觉出了不对劲。

    这不是她住惯的那间低矮狭小光线黯淡的屋子。

    房间不大,摆设却很精致。透过浅粉色的纱帐,可以看到小巧的梳妆台光滑的铜镜,妆台上放着一支赤金镶宝石的手镯,在昏暗柔和的烛光下散发出点点璀璨的光芒。

    明明是陌生的地方,又有些莫名的熟悉。仿佛在遥远尘封的记忆里,她曾经住过这间屋子......

    这是哪儿?

    她重病缠身躺在床上等死,为什么忽然到了这里?

    许瑾瑜压抑不住心中的惊骇,猛的从床上坐直了身子。

    “小姐,你怎么忽然醒了?”睡在床边地上的丫鬟被惊醒,揉着惺忪的睡眼站了起来。

    这个丫鬟约有十四五岁,一双杏眼水灵灵的,鼻子上有几个小小的雀斑,平添了几分俏皮。

    是初夏!

    是自幼陪伴她一起长大,随她一起入京,不离不弃守在她身边的初夏。

    可初夏明明在十年前就死了,被一场大火烧的面目全非。她这个主子仓惶逃亡,甚至没能为初夏收尸......

    许瑾瑜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初夏的脸颊。

    手指下的皮肤光滑温热。

    而她的手,柔白细腻,手指纤长,精心修剪过的指甲透着淡淡的粉。

    没日没夜的刺绣,彻底伤了她的眼。自两年前开始,她就再也不碰绣花针。曾精心保养的手做起了粗活,渐渐变的粗糙难看,有冻伤有裂痕。眼前这只手,却如少女时一般细嫩柔美。

    初夏懵住了,怔怔的问:“小姐......你忽然摸奴婢的脸做什么?”

    声音一如记忆中的清脆欢快倾世血瞳。

    许瑾瑜嘴唇微微颤抖,神情似悲似喜,泪水迅速的滑落。

    初夏被吓到了,慌忙为她拭去眼泪:“小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奴婢这就告诉太太一声......”

    太太?

    许瑾瑜心中一颤,抬起迷蒙的泪眼急切的问道:“娘也活过来了吗?大哥呢,大哥有没有一起活过来?”

    初夏听了只觉得好笑:“什么活过来,这话可不吉利。万万不能让太太和大少爷听到。不然,他们肯定要怪小姐胡言乱语了。”

    这么说来,娘和大哥果然一起活过来了......

    许瑾瑜被巨大的狂喜击中,想笑却笑不出来,泪水如泉涌。

    她的天真愚蠢软弱,不仅害了自己,还连累了兄长。风华正茂惊才绝艳的许徵,因为一步走错,落得身首异处的凄凉下场。娘亲邹氏惊闻噩耗,当夜便用一条白绫了结了性命。留下她孑然一人在世上苦熬数年悔不当初。

    她无数次想过寻死。可一想到舍命救她的初夏,想到枉死的兄长母亲,自尽的念头很快就被打消。

    无论怎么艰难,她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她要亲眼看着曾经伤害背叛过她的人不得善终。她狠心用剪刀划破了右脸,毁了女子最珍贵的美丽容颜,又喝药坏了自己的嗓子,隐姓埋名藏身在绣庄里。一躲就是八年。终于等到了机会报仇。

    当仇人一一死了之后,她的眼也因为日夜刺绣伤的彻底,几乎成了半瞎。之后的两年,她孤身一人住在阴暗低矮的屋子里,重病缠身,日渐苍老,最终只能躺在床上等着咽气的一刻。

    没想到,再次睁开眼,最在乎的人都安然活着。

    “初夏,”许瑾瑜哽咽着,言语混乱无章:“娘和大哥在哪儿?我要去见他们,现在就去。”

    初夏一脸为难的劝慰:“现在已经半夜了,太太和大少爷早就歇下了。还是等明日早上再......”

    许瑾瑜哪里听得进这些,迅速掀开薄薄的丝被下了床榻。纤细光洁的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一阵凉意。

    眼看着许瑾瑜不管不顾的要往外跑,初夏急了,忙扯住许瑾瑜的衣袖:“小姐,这深更半夜的,你衣衫不整连鞋也没穿,跑出船舱被船上的人看到了怎么办?这船上除了许家的人,还有船夫呢......”

    船上?

    许瑾瑜动作一顿。遥远的记忆,陡然袭上心头。

    十四岁的那一年,她和兄长随母亲一起进京,投靠姨母威宁侯夫人。从临安到汴梁路途遥远,先坐了几日马车,之后又坐船走了半个月水路。

    怪不得她醒来时觉得周围陌生又熟悉。原来,她竟然重生回到了这一年。

    许瑾瑜的心怦怦跳了起来。如果她能说服母亲改变心意,进了汴梁之后远离威宁侯府,是不是就能避开前世的噩梦?

    在初夏错愕的目光中,许瑾瑜迅速的推开门亲,请想好再爱我。

    这艘官船共有三层。底层住着船夫,第二层住着家丁和仆佣。邹氏带着一双儿女住在第三层船舱里。许瑾瑜住在中间,左边的舱房里住着邹氏,许徵则在右侧的舱房里。

    许瑾瑜急促的敲门。

    寂静的深夜里,骤然响起的敲门声惊醒了熟睡的邹氏和许徵。

    两扇门几乎同时开了。

    “瑾娘!”匆忙起身的邹氏又惊又急:“你怎么只穿中衣连鞋都没穿就跑出来了。”

    兄长许徵也大步走了过来。

    一直活在脑海中的亲人活生生的站在眼前。如果这是一场梦,一定是世上最美的梦境。

    她愿永远沉溺在梦中,永不醒来。

    许瑾瑜猛地扑入邹氏的怀里,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的搂住邹氏。全身不停颤抖,泪如雨下:“娘,娘......”

    邹氏被女儿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搂紧了许瑾瑜:“瑾娘,别怕,娘在这儿呢!”

    许徵关切的声音响起:“妹妹该不是梦魇了吧!”

    邹氏一边轻拍许瑾瑜的后背,一边皱眉说道:“瑾娘素来柔顺乖巧听话,忽然半夜这么跑出来,必然是梦魇了。你先去睡下吧,今晚我陪着她一起睡。”

    “妹妹这般模样,我哪里放心得下,就算回去也睡不着。还是一起陪陪她吧!等她情绪平静了再问问是怎么回事。”许徵的声音清朗干净,令人听着格外安心。

    ......

    许瑾瑜不知自己哭了多久。

    郁积了十几年的痛楚和辛酸随着泪水倾斜而出,激动狂喜紊乱的心绪终于稍稍平息。

    她早已回到舱房坐到了床上,长发略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肩头和胸前,白净的小脸上满是泪痕,眼眸红肿,嗓子也被哭哑了。

    邹氏心疼的用帕子为她拭去眼泪:“你这丫头,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半夜就闹腾成这样。瞧瞧你眼都哭肿了。明天船到码头,天黑之前就能赶到威宁侯府。这副样子去见你姨母可不妥。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噩梦?”

    默默陪伴了许久的许徵,也询问的看了过来。

    如果母亲和兄长知道去了威宁侯府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他们还会坚持要去威宁侯府吗?

    话到嘴边,又被许瑾瑜生生的咽了回去。

    历经坎坷磨难熬到三十岁病逝,睁开眼时回到韶华之龄,像遥远的记忆中那样身在去往京城的船上......这么匪夷所思的事,连她自己都觉得如置身梦中。邹氏和许徵怎么可能相信?

    这个秘密,只能永远的藏在她的心底。就算亲如母亲兄长,也永不提起。

    既不能说出实情,要想打消他们的念头,只能想个别的法子了......

    许瑾瑜定定神,轻声说道:“我确实做了噩梦后宫职场路。梦见我们到了威宁侯府之后,总是处处受轻视。姨母为了护着我们,时常和府中的人发生争执。娘,我们还是别去威宁侯府了,回外祖家住些日子。”

    邹氏不以为意的笑着安抚道:“只是噩梦,不必放在心上。到了侯府,我们处处谨慎小心,不要张狂惹人生厌,不给你姨母添麻烦就是了。”

    “你外祖父母早已过世,你舅舅一家都在山东。如今在京城就剩一座空宅子。我们要安顿住下,不知要花多少时间力气。再有半年多就是秋闱,你大哥要静心读书,实在耽搁不起。再者,我年前就让人送信给你姨母,你姨母早就命人收拾好了住处。我们答应好了若是不去,岂不是拂了你姨母的一片心意?”

    自从丈夫三年前病逝后,邹氏便将所有的心思和希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许徵年少聪颖天资过人,十二岁便考中了童生,今年到京城参加秋闱。为了专心备考,邹氏特意提前带着一双儿女入京,投靠妹妹小邹氏。

    邹氏一番话有理有据,态度十分坚定,显然不会轻易更改。

    许瑾瑜心中一沉。

    邹氏当然是疼爱她的。可在邹氏心中,许徵永远排在第一位。许徵的前程和未来,更是第一要紧的事。

    许瑾瑜不想轻易放弃,继续游说:“寄住在别人府上,总有诸多不便。大哥在侯府里,未必能静下心来读书......”

    “参加秋闱,不止是闭门读书这么简单。”许徵张口说道:“还要多写些时文请名儒大师指点,和同届参加秋闱的学子多交流,若是能打听出秋闱的主考官是谁,揣摩其性情投其所好,才能有更大的把握考取好名次。”

    投奔威宁侯府,除了寄住,更重要的是想借势迅速的融入京城。

    看着目光熠熠的兄长,许瑾瑜哑然无语。

    许徵的想法没错。当年寄住在威宁侯府,对许徵的学业科举确实有益。也因此,许徵在秋闱中一举夺魁,来年又在春闱中大放光彩名噪京城。可是,他们兄妹也就此深陷泥沼无力自拔......

    “娘知道你不愿在别人府上借住,”邹氏声音柔和下来,眼中流露出爱怜:“不过,为了你大哥,你就暂且忍上一忍。最多住上一年我们就搬走。”

    一年的时间,正好够许徵考完秋闱和春闱。

    许徵看向许瑾瑜:“离天亮还有一两个时辰,再好好睡会儿,别胡思乱想了。有大哥在,没人敢欺负你。”

    最后一句话,说的坚定坦然掷地有声。

    许瑾瑜鼻子一酸。

    父亲去世之后,年少的兄长早早担起了一家之主的重任。他急切的想考科举出人头地,想让邹氏和她有所依靠过上好日子。

    她怎么忍心阻拦?

    邹氏和许徵走后,许瑾瑜独坐许久,眼神渐渐坚定。

    醒的时候已经身在船上,无力避开京城之行,必须面对前世曾经历过的噩梦。如果这是老天的安排,她也无需畏惧!





[本日志由 FindSome 于 2016-07-25 12:45 AM 更新]
文章來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14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