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公告:

2007 紐約授權展 台灣館 成功展出 可愛的漢堡妹 敦厚的布布熊 以及有趣的高熊市 受到參觀者大大的歡迎 並有多家廠商與代理商 對授權感到興趣進行洽談。

請喜歡網路小說的朋友 加入會員 一起討論交流吧

你奈我何 : 韩脉脉 - 現代|愛情


你奈我何简介: 安奈以为她平静的大学生活会持续到毕业,直到有一天,她在商场看到一个小男孩抱着一个男人大腿深情地蹭:“爸爸”“爸爸~”“爸爸~~”男人:“行了,都给你买。”安奈忍不住笑了一声,

 

第1章 楔子

一下课,楚何就急急去停车场开车,路上遇到同学打招呼也没顾得上理,直接开车往家里赶。虽然他请了人在他上课时在家照顾团团,但是他的蠢儿子一觉醒来看不到他又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好在这次他回家时楚团团正抱着奶瓶子喝奶,一岁多的楚团团长得白胖白胖的,比别的同龄小孩还大一圈。楚何站在婴儿床旁边逗弄着胖嘟嘟的儿子,一手帮他托着奶瓶,看他儿子俩爪子紧紧地抱着奶瓶喝得欢快,开始教育:“儿子,爸爸带你回去找妈妈吧。”

    团团大眼睛亮晶晶的,咕嘟咕嘟喝着奶,发出糯糯的声音回应他爸爸:“咦唔……”

    楚何继续逗弄他,单手捏人家的双下巴:“胖团子,你想妈妈吗?”

    被他爹捏得牛奶顺着下巴往下流的楚团团不开心了“啊啊”地叫着想躲开他爹的大手好好喝奶。

    楚何兴致勃勃地继续挠人家胖下巴:“你先学会说,妈妈。”

    团团眨巴眨巴圆眼睛,晃着自己喝完的奶瓶使劲往婴儿床的栏杆上拍:“咦咦呀啊”。

    楚何干脆一把抽走小胖墩抱在怀里的奶瓶,断了胖墩的念想,不顾胖墩挥舞的小爪子板着脸教人家:“不学不许喝奶,跟我说,mama,m-a-ma”

    失去了奶瓶的楚团团:“呜啊,哇哇哇哇……”

    楚何伸手托住胖墩的腋下把团团从婴儿车里抱出来,大手抹着儿子哭花的脸蛋把哭得快喘不上气的儿子夹在胳膊下,认命地去给儿子倒温热的牛奶,把奶嘴塞进小胖墩嘴里之后,抽抽搭搭的小胖墩眼睛一亮抱着奶瓶喝得欢快,楚何把他放回婴儿床里扶额骂他“蠢货”

    楚团团喝饱了伸开胖胳膊挪到婴儿床边上,扒着床沿儿要抱“papa”

    楚何抬手掐了一下自己的眉心,他的蠢儿子从半岁大就叫了他第一声papa,二十三岁的年轻父亲激动得简直要飞起来,一种老子儿子果然机智无比的自豪感油然而生,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是他儿子唯一的词汇量……

    后来他儿子就再也没有进行过系统更新,整个团子像死机了一样,饿了也叫papa,哭了也叫papa,困了也叫papa……

    “papa”没有得到抱的楚团团又叫了一声,张着胳膊做了一个抱的姿势[穿越]培养足球巨星。

    正骂人家蠢货的楚何伸手把胖墩抱起来在胖墩软嫩嫩的小脸上亲口,“宝贝。”

    ###

    楚团团两岁,例行家庭教育时间。

    楚何给躺平的团团扣好连体衣的扣子,团团翻个身从床上爬起来开心地要往外跑,就被拎起来放在了沙发上,楚团团端端正正地坐着,两只胖手不悦地拍着沙发表达自己的愤怒。

    楚何坐在茶几上,两条长腿交叠着支在地上,因为楚团团爬高爬低,家里的家具都很矮,他腿都伸展不开。楚何坐好后清清嗓子:“团团,爸爸带你回去找妈妈吧。”

    挣扎不出来的楚团团:“妈妈。”

    楚何满意了,继续下一个话题:“你妈妈挺傲娇的,她如果不喜欢你叫她妈妈,你就叫她姐姐。”

    见爬不出去,楚团团乖乖地:“姐姐”。

    楚何简直想抱着胖团子亲一口了,他儿子果然聪明,他继续下一个最重要的话题:“胖团子,妈妈不喜欢你的话,你要卖萌,会吗?来给爸爸卖个萌?”

    楚团团仰着脖子字正腔圆:“萌”

    “……”楚何,“操”

    “闭嘴!”楚团团张张嘴,正要学就被他爹一只大手捂住了嘴,发出了模糊的“嗷”

    楚何暴躁了,这蠢货根本什么都没听懂只是在学他说话!

    他的儿子不可能这么蠢。

    ###

    楚团团三岁半。

    温馨的儿童房,楚团团钻在被窝里一叠声地叫“爸爸”,楚何擦着半干的头发走进儿童房,就见他儿子雀跃地从床上爬起来,“爸爸,讲。”

    随手从书柜里抽了一本童话书,楚何把干毛巾丢回桌子上漫不经心地翻了一页,声音凉凉的,三言两语给儿子讲童话故事:“……小美人鱼喜欢王子,王子不喜欢她,然后……”修长的手指翻了好几页,小孩子的童话书简直太无聊了,而且这么小的孩子听什么爱情故事国民夫人。

    楚何有些不耐烦,他一点也不喜欢给孩子讲故事啊,可是团团的老师说团团性格孤僻,不爱说话,家长要多跟孩子交流。

    楚何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到美人鱼变成了泡沫,有些无聊地合上精美的画册随手丢到一边。

    楚团团张着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爸等结局,就听他爸不耐烦地讲:“最后小美人鱼死了,变成泡沫了。”

    楚团团:“……”

    团团把食指和拇指圈在一起放到嘴边鼓起腮帮子吹了一下,“泡泡?”

    “对,”楚何呼噜了一把楚团团的杂毛,“行了,睡吧”

    楚团团难以置信摊手:“没?”

    楚何点头:“没了。”

    看楚团团皱着眉毛不开心了,楚何只好再讲了一个,“烦死了,给你讲最后一个。”

    他清清嗓子,重头戏来了:“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从前有一个小蝌蚪……”

    楚何低头看着他儿子白嫩嫩胖嘟嘟的脸颊,连小蝌蚪都知道找妈妈,他儿子连他妈在哪儿都没问过。楚何伸手逗猫一样挠了挠团团的下巴,一定是他把他养得太好了,乐不思妈了。

    讲了一会儿,楚团团就有些困了,小孩子本来就嗜睡,加上他爸讲故事从来都不会声情并茂抑扬顿挫,语调平平语气还硬邦邦的,低沉的声音还带着些许的凉意,楚团团揉揉眼睛快睡着了又被楚何拍醒,楚何不悦了:“听着,认真点,小蝌蚪继续找妈妈……”

    无辜的楚团团困得不行,每次眯着眼睛快睡着了都被他爹推醒,坐在床上努力挺直小脊梁,整个团子却很快就东倒西歪了,还要揉着眼睛继续听睡前故事。

    这样讲了几天之后,终于有一天楚何正在订机票时,楚团团抱着小蝌蚪找妈妈的图画书“吧嗒吧嗒”跑进来,仰着脸叫他:“爸爸……”

    楚何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楚团团凑过来抱住他的胳膊蹭了蹭:“我妈妈呢?”

    楚何一把把团团抱起来放到桌子上,“你想她吗?”

    团团垂下眼睛,看着自己穿着卡通袜子的脚丫,过了一会儿小声说:“想”。

    楚何满意了:“能做到答应爸爸的吗?”

    团团奶声奶气地:“能”。

    “教你的歌会唱吗?”

    “会,”团团绷着小脸严肃地点点头。

    楚何站起身:“卖个萌。”

    团团抱住他胳膊,抓着他的手指让他手掌摊开,肉嘟嘟的脸颊在他手心蹭了蹭,柔软的手感让楚何玩心大起,手指顺势抓了抓小家伙的脸颊,捏了一手的软肉,欺负得儿子眼圈都红了才松手揉人家脑袋:“行了,明天就走,”

    所有的久别重逢,都是蓄谋已久。





[本日志由 FindSome 于 2016-07-25 12:33 AM 更新]
文章來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13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