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公告:

2007 紐約授權展 台灣館 成功展出 可愛的漢堡妹 敦厚的布布熊 以及有趣的高熊市 受到參觀者大大的歡迎 並有多家廠商與代理商 對授權感到興趣進行洽談。

請喜歡網路小說的朋友 加入會員 一起討論交流吧

田园小爱妻 : 蓝牛 - 穿越|重生|古代|言情


田园小爱妻二十八的聂子川重生回了二十岁的时候:
他病重频死,爹娘给买了个小媳妇,十三岁的邻村小姑娘,死的。
上一世没有的桥段,这一世竟然发生了。
正当他准备拖着病体拒绝的时候,那已经死透的尸体又活了。
******************
云朵从没想过她这样无才无德头脑简单只会吃的人也会穿越,还成了被爹娘逼死又贱卖给病秧子的诈尸的小村姑。
从此,聂子川多了个小媳妇儿。
锅碗瓢盆的小日子,因为多了个小媳妇儿顿时变得鸡飞狗跳。
公婆软弱被欺负,八戒牌的铁筢子,上!
爹娘极品上门来,如来神的大巴掌,拍!
穷困潦倒没法过,萌萌哒的小吃货,挣!
********************
若有极品来挡道,统统送他见阎王。
斗,是一定要有滴,态度一定是温和滴,手段是一定是狠辣滴,极品是一定要被消灭滴~

 

第001章:诈尸而来

 

云缭雾绕的青山中,一个个村落若隐若现,白山村隐在两个山坡的后面。霞光从云层上洒下来,白山村的村民已经早早的起来,准备下地干活儿。

    聂大贵一家几口都还没有吃饭,因为聂大郎病重临危,马上快要死了。昨儿个邻村云铁锤家的二闺女投湖死了,聂大贵夫妻立马商量,借了二两银子,把云朵的尸体买了回来,准备给聂大郎办冥婚。

    聂大贵媳妇儿张氏两眼红肿的端着药从西屋里出来。

    “从前儿个起,就喂不进去药了,那人都不中用了,还浪费那个药钱!已经有一个快死了,还买个死人回来,啥死了有个伴儿,有那俩钱拿来给几个小子们买鸡蛋吃也比扔了强百倍!”二房媳妇儿刘氏阴阳怪气的把喂猪的猪食桶扔在地上,搅食棍也扔的咣当响,拉着脸不满的往张氏身上瞟。

    三房媳妇儿柳氏扶着腰,挺着大肚子出来劝话,“二嫂少说两句吧!大嫂也不容易,只要大朗还有一口气在,咱们就得救啊!毕竟是一条人命。”

    话这样说,可是村里人都知道,聂大郎活不过这几天了,现在就等着聂大郎死了。

    刘氏不满的哼了一声,“家里都穷的揭不开锅了,偏他啥也干不了,吃白饭就罢了,这药一吃好几年,还有那尸体,搬回来有啥用?多大的家底儿都给败光了!可怜我家二郎四郎天天都吃不饱!”

    婆婆甘氏沉着脸出来,“都闲的没事儿干在这闲磕牙?饭做好了?猪圈拾掇干净了?猪喂好了?爷们儿都还等着下地回来吃饭,还要我这个老婆子来伺候你们?”

    张氏刚要回话,刘氏就笑着跟陈氏道,“娘!饭都已经做好了,猪也喂了,爹和二贵他们回来就能吃饭了
农家女的幸福生活!”

    甘氏脸色不变的嗯了一声,看了眼张氏。

    张氏欲言又止,看了眼西屋,低着头忙去厨屋里干活儿。

    刘氏撇撇嘴,到西屋门口往里看。大房的病秧子都快死了,没想到竟然借银子买个尸体回来办冥婚。

    “二婶。”聂大郎躺在破板床上,看到刘氏探头进来,张嘴叫了一声。

    刘氏被这声微弱沙哑的声音吓的啊了一声,忙抚着胸口缓气,看聂大郎还睁着眼,呦了一声,“大朗!你这醒了啊?刚刚你娘喂你药都喂不进去,那一碗药可都是钱买的,就那么浪费了。”都快死的人了,竟然还能说话。

    聂大郎看看她,闭上眼不再说话。

    刘氏也不理会,伸着头往里面看。

    在聂大郎旁边不远的木板上停放的是云朵的尸体,刘氏撇着嘴唏嘘,“这大热的天,再不把人埋了,怕是就臭了。”仿佛真的有尸臭味儿一样,用手扇了扇鼻子,转身又去找柳氏说话。

    听着脚步声渐远,聂大郎睁开眼,从透风的屋顶上慢慢的转到旁边门板上躺着的云朵身上。

    云朵的胸口还在平缓的起伏着,她在考虑要不要睁开眼。这个问题她从昨天半夜一直纠结到现在。她是万万没想到,她这样一个无才无德头脑简单只会吃的人也会穿越了。

    她这个身体的爹娘简直就是渣,她才十三岁,竟然就要把她嫁给村上的秀才做小妾,妄想攀一门贵亲。结果生生逼的原主跳湖自杀,死了还不算,连尸体都卖给人。

    买尸体的这家也有毛病,从她听到的消息来看,这叫大郎的估摸着快死了,现在就等他死了,然后把她这具‘尸体’和他埋在一块,做个冥婚夫妻。

    苍天啊!原主是死了,可她云朵穿过来了啊!她能百分百确定,她是活的啊!还有那个啥大郎,该不会是武大郎吧?难道她穿越成了潘金莲?也不对,这原主和她一样,也叫云朵,也不叫金莲儿啊!

    咕咕……咕咕……。肚子不争气的叫起来。这原主从昨儿个早上听到爹娘商量要把她送给张秀才做小妾,哭闹了几回,一天下来一口饭都没吃。就是傍晚投湖的时候喝了个水饱。

    喻朵悄悄咽了下口水,皱起眉头,她现在不仅饿,还尿急。咋办?

    要是让这家里的人看到她又活了,岂不是要吓死她们了?!太缺德了!外公外婆从小教育她,缺德事儿不能干,不然会遭报应的!

    可是她现在真的很想尿尿!

    聂大郎看她的小动作,轻轻咳嗽两声。

    云朵吓的立马又板正身子,努力装一个尸体该有的质量。

    张氏从外面快步进来,看看聂大郎,又看看喻朵,抹抹眼泪,又转身出去。

    聂大贵一行人下地回来了,家里很快开了饭。

    玉米面窝窝的香味儿传过来,还有凉拌的不知道什么菜,因为淋了香油,也飘着一股勾魂香。

    云朵连咽两下口水,肚子再次咕咕叫起来
脸盲追星的99种方法。

    张氏一边啃着窝窝,一边端着半碗玉米面糊糊过来,“大朗!你喝点糊糊吧!”

    外面传来刘氏不以为意的声音,“药都喂不进去了,还喂糊糊呢!”

    聂大郎睁开眼,看张氏两眼红肿,面容憔悴,却是张开嘴喝了玉米面糊糊。

    张氏大喜,“大朗你终于吃饭了!”

    聂大郎喝完了半碗玉米面糊糊,眼神又看向张氏手里的窝窝头。

    “大朗要吃窝窝?”张氏不确定的问。因为聂大郎已经两三天没吃过东西了。

    聂大郎点点头。

    张氏欢喜的脸僵了僵,“娘这就给你去拿!”快步冲到屋门外,忍不住眼泪直流。

    “呦!大嫂这是咋了?大朗能吃饭了,大嫂是高兴的了吧!”刘氏一脸不高兴。聂大郎不死,就还要继续拖着他们一大家子。

    张氏眼泪掉的更快了,已经几天不吃饭的大儿子,临死了又要饭吃,这不是回光返照吗!?

    看她哭的那么伤心,刘氏也意识到了,眼神转了转,还主动问,“锅里还有,大嫂要不要再舀一碗?”

    云朵好想替她喊话,要!她现在快饿扁了!窝窝头啊,她好久没吃过了!而且在破门板上躺了大半夜,她觉得快被硌的没知觉了。

    过了好一会,张氏拿了个窝窝头过来,“大郎!你快吃吧!娘再给你炖个鸡蛋去。”

    聂大郎拿着窝窝头咬了一口,“这窝窝是娘蒸的。”

    张氏眼泪又出来了,别过脸,抹着眼泪跑出去,找甘氏要鸡蛋。

    甘氏听聂大郎回光返照,抿了抿嘴,沉着脸拿了个鸡蛋给她。

    刘氏不满的嘀咕,“人都要死了,还浪费一个鸡蛋。”

    张氏装作没听到,拿着鸡蛋到厨屋里炖上。

    聂大郎小口小口的吃了窝窝头,不大会那边张氏就把炖好的鸡蛋端了过来,因为滴了一滴香油,端过来的时候,整个西屋都飘着一股蒸蛋香。

    云朵吸了几口香气,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聂大郎没有吃,转头看向旁边破门板上的云朵。

    张氏看着张张嘴不知道该咋解释。

    “拿张草席卷了放一边去吧。”聂大郎虚弱道。

    一听这话,云朵身子顿时僵了。拿草席卷了?她可是尸体,不装棺材,拿草席卷?

    棺材聂家即便还能买得起,也不可能买了,更何况还有个云朵,所以聂大贵准备买两张草席,等聂大郎死了,就把俩人埋了。

    听聂大郎话,聂大贵以为他看见云朵的尸体心里不好受,就出去拿了一张草席过来,让张氏帮忙,把云朵先卷起来,“总停在屋里也不好
家有神棍小妻忙。”

    张氏应声,过来帮忙。

    云朵汗都快要出来了,不会是把她那草席卷了直接埋了吧?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张氏伸手一碰她,突然听到一串咕咕叫的声音,吓了一跳。左右看了看,慌忙伸手,就把云朵往草席里面卷。

    云朵也吓了一跳,心里着急的更想尿尿了,张氏一搬她,忍不住一个翻身滚下来,“啊啊啊……”

    昨天晚上的时候云朵就已经死了,聂大贵和张氏商量了之后,赶到邻村把云朵的尸体买回来的,当时身子都已经凉透了,也确认是死了的。

    这会她突然翻身怕起来,还突然出声,吓的张氏猛的一惊,跌坐在地上看真是云朵睁开眼了,吓的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聂大贵也吓的脸色发白,连连后退。

    听到声音的刘氏急忙跑过来,聂二贵和聂三贵也都跑来,见买回来给聂大郎办冥婚的尸体竟然活了,都吓的大叫。

    云朵爬起来就往屋角躲。

    “你是人是鬼?”聂大贵相对镇定些,指着云朵喝问。

    “我是人!我是云朵!”云朵瞪着大眼害怕的看着聂大贵一众人。虽然确定了她穿越来的事儿,可穿越到这样一个家,亲眼见到这些个人,完全陌生的人,陌生的世界,让她心中忍不住害怕了。

    “你不是死了吗?”刘氏脱口而出。

    “我也不知道,我今儿个早上醒来的!”云朵提着心回道。

    聂大贵看她吓的不行,有点相信了她说的话,上来扶张氏起来,又给她掐人中。

    好一会,张氏这才醒过来,指着云朵,“真的是活人?”

    云朵连连点头,她是活人啊!

    “哎呀!哎呀!这给大郎买来冥婚的尸体,竟然又活了过来,这是诈尸了吗?”刘氏惊讶的不行。

    柳氏捂着肚子,脸色痛苦道,“我…我肚子疼!”

    “秀莲!?”聂三贵冲过来,抱着柳氏。

    甘氏急忙让聂三贵把柳氏抱回屋去。

    “这是给你们吓着了呀!”刘氏忙道。

    云朵站在墙角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刚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又饿又憋尿又害怕,看着聂大贵这些陌生的不知道几千年前的人,再也见不到外公外婆,见不到熟悉的世界熟悉的家,云朵忍不住两眼泛起水光。





[本日志由 FindSome 于 2016-07-23 08:46 PM 更新]
文章來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120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