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公告:

2007 紐約授權展 台灣館 成功展出 可愛的漢堡妹 敦厚的布布熊 以及有趣的高熊市 受到參觀者大大的歡迎 並有多家廠商與代理商 對授權感到興趣進行洽談。

請喜歡網路小說的朋友 加入會員 一起討論交流吧

我在末世有套房: 晨星LL - 末世|科幻|時空|異能


我在末世有套房核战之后的末世,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如果你一不小心活了下来,那么接下来你将不得不面对饥饿与疾病的恐惧,一到夜晚就会发狂的丧尸

一滴冷汗滑过江晨的额前,艰难地咽了口吐沫,他望着那眼前晃动的凶器。

    不对,是胸器,起码有36d...

    柳眉下是一对英气逼人的凤眼,高高的鼻梁与樱桃小嘴如果不是因为表情恶劣,倒不失为一位尤物。已经有些磨损了的皮黑夹克包裹着那形状与分量皆姣好的胸部,微微发白的牛仔裤被剪掉了膝盖以下的部分,包裹着那诱人的大腿与臀部。乌黑色的手枪,冒着森森寒气的皮鞭...如果周围再配上一些暧昧的装潢,只怕世上没有一个男人不会憧憬着这里发生的...

    憧憬个屁啊!

    江晨此刻心中除了懊悔便只有恐惧,一丁点儿生理上的兴奋也没有...咦,怎么感觉裤子有点紧了,这一定是错觉。老子怎么可能是抖m!

    首先声明,江晨他绝对没有任何特殊的嗜好。之所以此刻被这位手持皮鞭的美女结结实实地捆在椅子上,完全是事出意外...

    “名字?”身穿黑色皮夹克与旧的发白的牛仔裤的大胸女撩了下肩上略显凌乱的长发,很是粗鲁地一脚踩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江晨...”咽了口吐沫,江晨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名字。身为文明人的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野蛮的美女。

    那美女的眉毛挑了挑,“名字怎么这娘炮?”

    你去问我妈啊,操!当然,这些话心中想一想可以,他真怕自己这么一说出口,就会被她手上握着的枪在脑袋上开个窟窿。

    是的,这尤物手上捏着一把枪!气氛瞬间不怎么美好了。

    “...我妈是早上生的我。”江晨嘀咕着说道。老实说,这名字也不算很娘,只不过因为他的长相刚好是那种偏秀气的类型...就算安上个爷们儿的名字估计也只会觉得很违和。

    “别打岔,”那美女握着的鞭子流里流气地抽了下一旁的皮质沙发,啪的响声吓得江晨向后缩了缩,“我对你妈不感兴趣
[快穿]拒当前任。”

    卧槽,是你问的啊!江晨脸色铁青地在心中暗骂。

    “仔细一看,你还挺有当小白脸的潜质。”那美女轻笑一声,突然凑近了过来,用束着的鞭子轻轻碰了碰江晨的侧脸,“我接下来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要是你敢撒谎,我不建议在你的脸蛋上画几条不美的口子。”

    江晨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卧槽,怎么感觉我像是要被qj的女人一样。

    “望海市没下过雪,你是哪里人?”美女眯着眼睛,沉声审问道。

    “我来自北方。”江晨随口扯谎,他自然不会相信这妞真能看透他身上的秘密。望海市?这里也是望海市?这破烂地方?

    “这罐-la,从哪里弄来的?”这位美女的读音很生涩,就仿佛从来没听说过可乐一样。

    江晨感到那美女的语气越发的急促起来,那语气中似乎充满了贪婪?

    “可乐...一种碳酸饮料。”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是碳酸饮料,我问你的是,哪来的!”美女很霸气地握着可乐猛灌了一口,然后畅快地出了口气,将空罐丢在了地上,接着又是握住皮鞭,狠狠地抽在了沙发上。

    江晨看着那把造型古怪的枪抵在了他的额头上。

    一滴冷汗再次滑过前额,江晨缓慢地平复着躁动的呼吸,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我无法解释。”

    “你想死吗?”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手段吗?”不知江晨哪来的勇气,他竟然神使鬼差地出言顶了回去。

    ...

    美女陷入了沉默,半饷之后,她叹了口气,将枪别在了腰间,扔掉了随手捡来的皮鞭。

    “好吧...或许,我确实做得有点过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她依旧没有解除江晨身上捆绑的打算。

    刚才她一直都是在抽沙发,说明她的本性或许并不是恶人那种?江晨壮着胆子猜测到。

    “...相信我,我是出于好意。”江晨不确定良心足以让这位毒蝎一般的美人犹豫多久,他只得随口扯谎道。

    “好意?”

    “就像拯救了快要饿死的你。如果我今天说了什么的话,只怕你我今后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江晨继续用神秘地语气说道,他的话留给了她很大的想象空间。

    “呵呵。”那美女虽然有些不屑地笑了笑,但眼神中晃动的犹豫之色确是非常的明显。

    “没准我们可以合作,我刚到这儿。嗯,怎么说呢,一切都糟透了。我需要一个导游...为此我可以支付你一笔丰厚的报酬
完美世界。”江晨把握着语速,不紧不慢地抛下了一块胡萝卜。

    “哦?你是北方联统区的人?”美女挑了挑眉毛。

    在这片废土上,如果说那块儿还存在着一丁点儿的秩序,那估计就是在遥远的北方草原上建立的联统区了。因为那里几乎没有遭受核打击,也没有爆发感染,所以那里建立起了稳定的秩序。

    不过说稳定也只是相对而言,奴隶制,剥削,混战,那里除了食物产量稍微高一点,也不比毫无秩序的望海市好到哪里去。

    “不,我只是来自某个比较富裕的地方...嗯,替某人收集一些用的上的东西。顺便脱手对我们来说有些多余的货...比如你喝掉的那罐汽水,还有你舔干净的那个罐头。”江晨可不敢接话自称是什么联统区的,他压根儿就没去过那,万一露馅了怎么办。

    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口咬定自己是来自一个特别的地方。这个地方谁都没去过,想怎么说完全任凭江晨自己胡诌。

    听到“舔干净”,那美女脸上立刻便是一红,似乎意识到自己当时的吃相不怎么雅观,于是恶狠狠地瞪了江晨一眼。江晨笑了笑表示不在意,他清楚,交涉大致算是成功了。

    “我不知道这块地方有什么值得你们图谋的东西,整个望海市的超市、粮仓甚至是民宅的冰箱都已经被搬空了,哪怕是一片面包你们也不可能找到...”

    “美丽的小姐,请问你贵姓?”江晨摇了摇头,笑了笑问道。

    “孙娇。”孙娇的眉毛挑了挑说道,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事先声明,如果所谓的合作包含某些不太正常的服务,我可能会在你的脑袋上...”

    “你想多了,孙娇小姐。”江晨叹了口气,说什么他也不会找个随时可能咬断他下面的母老虎上床啊,“我需要的只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导游而已...而且,你认为我很缺食物吗?”

    “那你想要找的是什么?难道是...奴隶?”突然,孙娇的脸色一变,看向江晨的眼神瞬间变得不善了起来。

    是啊,既然不缺食物的话,那自然是有农场或种植园之类的相关生产设施了。孙娇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可能是人贩子,奴隶是废土上再好不过的劳动力了。买卖人口在废土上也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然而孙娇却对此深痛恶觉,因为她的妹妹恐怕就是被人贩子不知道卖到了什么地方去。如果是卖到了工厂里还好,但假如是卖到了妓院或者食人部落那里...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不不不,你误会了。”江晨赶忙解释道,“我们不需要奴隶...我需要的是技术。”

    “技术?”孙娇愣了愣。

    “没错,就像你手上的那把激光枪,还有手臂上的那个电脑?...我们虽然拥有这些东西,但却没法独立生产,所以我们决定来到这座废弃的都市寻找旧秩序的技术。”

    “那些玩意?”孙娇显然是愣了愣,随即有些狐疑地看了江晨一眼,“这种东西很难做吗?柳丁镇不少人都能组装这玩意。”

    遭了。江晨暗骂一声,但脸上却依旧什么没有表现出来。

    “我只是举个例子,我们的技术在食品生产和物流运输方面比较领先,但是相对的...呃,通用科技可能稍显逊色,这也正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权少专宠之萌宝暖妻。”扯谎的时候毫不脸红,江晨都开始佩服自己影帝般的演技了。

    他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世界虽然曾经拥有过及其高端的科技,但文明已经在核战后衰落了,再接着又遭遇了丧尸病毒,整个人类世界没有被完全毁灭都是个奇迹。

    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片废土上的现状就是:良莠不齐。

    从大街上高科技的悬浮汽车与轮轴驱动的内燃机车并存就可以看出来了。

    “随便你吧,”孙娇放弃了继续追问,话锋一转,挠有兴趣地盯着江晨看了半天,然后开口说道,“那么,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我的报酬了。”

    “你希望用什么支付?”沉吟片刻,江晨开口问道。他还真不清楚,这个世界流通的货币是什么。

    “c型号电池,食物,亚晶,都可以,不过我本人更倾向于食物。”孙娇说着的时候,香舌轻轻地舔舐了下红唇,顿了顿继续开口道,“对了,那种...呃,咖喱鸡块罐头你还有没有?”

    “都被你吃完了。”江晨叹了口气,假装心疼的说道。什么电池和亚晶,他根本就没见过,如此说来用食物充当报酬自然是最适合的了。

    “呃,不好意思,”孙娇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不过脸上很快又恢复了那恶狠狠地表情,一脚踩在了扶手上,毫不客气地敲起了竹杠,“报酬,一个月10个罐头。管,管饭!”

    “成交。”

    江晨的爽快反倒是让来势汹汹的孙娇感到了些不自然的负罪感。虽然在这片废土上,只有煞笔才会存在良心这种东西,但不得不说,潜藏在人心深处的良心还是尚存的。

    凶狠,只不过是层保护色罢了。

    “...我会负责你的安全。”孙娇咳了咳,略带负罪感地补充道。

    废话,我要是死了,谁支付你报酬。江晨恶狠狠地在心中腹诽道。这点代价虽然对他来说不算啥,但也有百把来块的开销。

    “那么,我美丽的保镖小姐,是不是可以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了?”危机总算是解除了,放松下来的江晨松了口气,他的四肢几乎要被捆地失去知觉了。

    孙娇很动作娴熟地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唰唰两下就切断了紧缚在江晨身上的麻绳。

    微微活动了下渐渐恢复知觉的筋骨,江晨有些幽怨地瞥了孙娇一眼,拾起了被翻了个精光的背包。

    孙娇有些尴尬地红着脸笑了笑,吹着口哨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接下来呢?离开这里吗?”

    “离开?为什么,这里暂时就是我们的聚点了。”

    窗外,那钢铁水泥林立的都市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机。那本应繁华的街道上不见行人,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丧尸,偶尔出现的不知名的异种怪物撕咬着已经失去生机的尸体,并发出领主一般的嚎叫。远处隐隐可闻细琐的枪声,在这座充满死亡的城市中,每天都在上演着似曾相识的战斗。人与怪物,人与人...

    透过那污迹斑驳的玻璃窗,江晨看到了危险、死亡...还有满地的黄金。





[本日志由 FindSome 于 2016-07-25 12:52 AM 更新]
文章來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240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